杭州市委推出最有力扶持政策,再生资源回收迈入新征程

来源:杭州日报 2018-12-17 14:15

扫一扫二维码,将废纸、矿泉水瓶、旧衣物等放到相对应的箱子里,机器就会自动称重,计算出积分返到相应账户;在线预约下单或拨打电话,不到半个小时,就有回收“小哥”来到家中,把瓶瓶罐罐、废旧纸箱等称重,并将相应的环保金直接打到相应账户……

在杭州不少小区,骑着三轮车走街串巷的传统人力收废品方式几乎销声匿迹。“互联网+”模式释放新动能,部分小区居民可通过在线预约或智能回收箱,不出社区即可实现废旧物品等再生资源回收。截至2018年11月底,杭州全市再生资源回收网点已经达到821个,“互联网+再生资源回收”和智能回收覆盖1162个小区,服务居民近110万人;回收再生资源达141.7万吨,垃圾回收利用率已经达到35%。

今年以来,随着政府扶持、企业发展、产业转型升级等多方作用下,杭州部分试点小区的再生资源回收工作已形成前端社区回收、中间中转处理、后端加工利用的一整套再生资源回收网络体系。

杭州市市长徐立毅指出,在生活垃圾处理上,要政企联手,既要培育回收企业,又要培育老百姓垃圾分类习惯,从根本上形成源头减量的推进机制。

“再生资源回收是生态文明建设的组成部分,是循环经济的重要环节,也是垃圾减量化、资源化的重要抓手。”杭州市商务委员会(杭州市粮食局)相关负责人说,杭州再生资源回收和再利用工作任重而道远。

今年8月,杭州市委办发布《关于推进再生资源回收的实施意见》,杭州市再生资源回收工作正式按下“加速度”。《意见》提出,截至2020年,居民小区、行政村普遍设置回收网点,全市规范化再生资源回收网点达到2000个;提升建设分拣中心48万平方米,年分拣能力达到200万吨;加快推广先进回收模式,“互联网+再生资源回收”模式扩大覆盖;培育一批年回收规模1万吨以上的再生资源回收企业;再生资源回收总量达到200万吨以上,生活垃圾回收利用率达到国家、省相关要求。

杭州可再生资源回收工作的现状和面临的问题是什么?“互联网+”时代,企业、政府相关主管部门如何推动再生资源行业转型升级、焕发新活力?未来几年,杭州市在再生资源回收工作上还将做哪些努力?

行业整体萎缩, 部分小区再生资源无人回收

买了新家具,旧的无处可丢;家里快递盒子一个接一个,塑料瓶堆成小山,没人回收,只能扔到小区垃圾桶,最后眼看着和生活垃圾一起被运走……家住城北的居民王芸告诉记者,现在小区里很少看到骑着三轮的收废品师傅,偶尔见到的也只收家电,“废纸箱、塑料瓶、泡沫箱这些不值钱的,师傅都不爱收,还不够人家来回跑一趟的成本。”

回收率低、回收渠道散、分拣水平低、规范化程度低,这是近年来杭州再生资源回收市场的缩影。传统再生资源行业萎缩,新兴模式未及时“补位”,生活性再生资源回收市场失灵,居民区的废玻璃、泡沫箱、废塑料、部分废旧电器等再生资源出现无人回收的囧境,“放错位置的资源”最终还是未能被合理回收和利用。

杭州市向来重视再生资源回收工作,2009年就被商务部确定为全国第二批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试点城市,2014年,市区7个再生资源回收分拣中心项目、453个回收网点提升改造及3个信息化平台项目已建设完成。然而,近年来,由于受城市建设、市场不景气等多种因素影响,杭州市整体再生资源回收行业急剧萎缩,主城区回收企业及网点从2014年的近453家下降到2017年的222家(其中企业103家、网点119家);回收量也逐年下降,从2009年180万吨,下降到2017年的103万吨。

据相关业内人士透露,近年来人力成本上升,零散的废品回收盈利困难,大量从业人员退出行业,导致回收前端工作突然性中断,大大影响了回收量和回收率。据估计,杭州市的再生资源回收从业人员高峰时期有10万人,而到2017年仅余2万人左右。2017年上半年,杭州市的垃圾回收利用率仅有20%。

在企业方面,杭州市再生资源回收企业大多小而散,组织化整体水平偏低,没有规模化龙头企业引领带头,回收—分拣—利用链尚未形成完善体系;依照民生所需,再生资源回收网点和分拣中心的数量还远远不够。

插上“互联网+”翅膀,创新引领循环经济发展新征程

面对杭州再生资源回收工作上的一系列问题,2017年,杭州市商务委员会组织赴湖州、苏州、南京等兄弟城市学习调研,获得了诸多可借鉴的经营做法,并多次走访再生资源网点和企业,顺应“互联网+”发展趋势,促进行业转型升级,大力加强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培育了一批不同类型的智能回收平台。

在余杭区良渚文化村白鹭郡小区,戚阿姨通过微信在“虎哥回收”预约“我要回收”,不到半个小时,穿着黄绿色工作服的贾文强就带着秤来到了戚阿姨门前。“小件干垃圾一共6.5公斤,环保金已经到达您账户了!”戚阿姨夫妇和女儿一家住在一起,牛奶盒、快递盒、塑料瓶等不到一个星期就能装满一大袋子,“微信下单后,虎哥很快就来收走,清爽又方便!”

“虎哥”白鹭郡南服务站设立于2016年6月5日,覆盖附近小区2500户居民,截至今年11月底,共回收处理干垃圾1083.17吨,小件垃圾875.7吨;大件垃圾186.7吨;回收电器重量20.7吨。居民参与率达到100%。目前,“虎哥回收”服务站已建立163个(其中农村服务站19个),覆盖余杭区366个居民小区,服务家庭22.9万户。

在上城区紫阳街道直箭道巷小区“家宝兔”垃圾分类收集点,标着“纸类、塑料瓶、杂塑料、玻璃、金属、纺织”的六个垃圾桶并排放置,十几个手拎塑料袋的居民在排队等待回收,5岁的程紫曦和奶奶拎着一大袋牛奶盒、快递盒站在队伍中,“奶奶说这些盒子可以换成布娃娃和绘本,喝完的牛奶盒我都放在这个袋子里啦。”

今年3月底,家宝兔入驻该小区,每天上午7点至9点、下午2点到4点,工作人员就会在收集点称重回收和派送积分,居民可以用积分在收集点换取生活用品或在附近水果店、小卖部当现金抵扣。

在余杭区金帝海珀小区,浙江联运环境股份有限公司的无人回收箱将智能垃圾分类和回收融合。居民对垃圾自主进行分类后,凭智能IC卡在机器上一扫选择对应的箱体就可将纸类、塑料、纺织等废品分别投放,积分直接累积到IC卡上,居民凭积分兑换相应礼品。回收箱有满溢报警装置,一旦废品溢出垃圾桶,工作人员会立即前来处理。

目前,联运的智能回收箱已入住余杭区、上城区、西湖区、富阳区等300多个小区。2017年年底,智能回收箱入驻金帝海珀小区后,小区再生资源回收量从以前20公斤/每天上升到206公斤/每天,居民办卡率100%,使用率达98.9%,再生资源回收量增长近十倍。

便捷的回收模式、多样的回馈形式促进下,老百姓参与生态文明建设、改善环境质量、推动绿色发展的积极性被提了起来。余杭区的“虎哥回收”、萧山区的“环强智慧回收房”、富阳区的富轮科技、江干区的“村口环保”等一系列新型回收平台不断涌现,杭州再生资源回收行业焕发新活力。“虎哥回收”、家兔宝等创新模式,分别被中国物资再生协会评为“再生资源创新回收模式典型案例”。目前,杭州市再生资源回收网点已从2017年的222个增加到821个;“互联网+回收模式”、“大数据+云计算”平台助推下,杭州部分小区的再生资源回收已从产废源头建立起标准化回收机制,垃圾分类与资源回收利用也形成一套完整体系。

从人力到人才,整合行业资源和引进高学历人才双管齐下

在传统的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回收前端离不开人力,而在行业转型升级中,同样绕不开人。

2017年之前,40多岁的段师傅平常的工作就是骑着三轮车,在大学路街道的几个小区来回穿,拾些废纸、塑料等废品,回收量不固定,一个月最多收入4000元。去年8月,段师傅穿上了家宝兔员工的制服,成为一名专职的回收人员,再也不用跑来跑去卖回收废品,一个月还能赚到7000元。

近年来,越来越多个体回收人员有了新的“身份”。从2016年1日至今,杭州舞环科技有限公司通过旗下“家宝兔”项目已收编70多名个体回收人员。

杭州市商务委员会相关负责人指出,政府鼓励企业将拾荒者、个体回收人员收编,这不仅解决了就业岗位,维护了社会稳定,也有利于进一步推动再生资源行业转型升级。

同时,作为现代化回收企业,高学历技术人才和管理人才也不可或缺,产业规模化运作和品牌化经营离不开“人才”。

发起“虎哥”项目的浙江九仓环境有限公司董事长唐伟忠曾经从事过三十多年再生资源回收利用的工作,2015年,受“互联网+”启发,他成立“虎哥”,打造了全新的“互联网+生活垃圾分类回收”平台。成立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引进高学历管理人才,如今公司的副总经理胡少平是浙江大学环境工程学院博士,对可再生资源回收领域有着深入了解和研究。而在公司总部,基于大数据、云计算技术建立的垃圾分类信息监管平台背后也有一支实力超群的高学历技术团队。杭州市商务委员会特种行业处室提供的数据显示,参与调研的8家“互联网+”回收企业平台中,共有8名博士生,25名研究生,219名本科生。

业内人士指出,在再生资源回收行业转型升级中,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的应用和现代化企业管理的运营,吸引了越来越多高学历技术、管理人才不断涌入。可再生回收行业正在逐渐脱掉扣在头上多年的“脏、乱、散”的帽子,在现代化企业转型升级中展现新的面貌。

未来展望,再生资源回收工作的下一站在何方?

“垃圾是放错位置的资源”,垃圾处理不合理就是污染物,处理得当就是再生资源。国家主席习近平曾说,垃圾分类是新时尚,把垃圾资源化,化腐朽为神奇,是一门艺术。

一份总结多地再生资源行业发展状况的调研报告显示,政府重视是推动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的动力源,行业的发展离不开政府的支持。

今年8月,杭州市委办发布《关于推进再生资源回收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进一步加大政策扶持力度,健全源头回收网络、加强资源分拣利用、加速行业转型升级、推广先进回收模式等七个方面进一步健全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尤其在回收网点建设、分拣中心建设上特别给予政策支持,例如:对市级以上转型升级试点回收企业或已与政府签订合作协议的回收企业可减免其营业房租金,对标准化回收网点财政给予连续补贴3年;对企业建成的分拣中心,按不高于其投入的设施设备总投资额(不含土地款)的30%给予一次性补贴等。

多名再生资源回收行业专家纷纷为《意见》点赞。

浙江大学环境与资源学院教授吴伟祥说,《意见》的出台,体现了市委市政府对再生资源回收行业的重视,也给回收企业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平台和扶持,对我市再生资源回收行业的发展有着很大的推进作用。不过,他也指出,在政策支持下,企业也需要继续保持持续造血功能,这才能让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得以健康的可持续发展。

浙江大学博士生导师、教授徐林指出,杭州市在这个时候出台这样的文件,对于促进城市固体废弃物的回收再利用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尤其在对龙头企业的支持和扶持方面,体现了非常重要的政策导向。希望杭州市委市政府在政策支持方面走得更远,比如推动立法降低再生资源企业的税收,让优秀的企业发展更好,从而促进整个行业的进步。

关注中循协官方微信
2017循环经济
展览会、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