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鱼6周年:阿里式创新没有天花板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020-06-19 13:57

在今年阿里巴巴公布的2020年财报中,许多人注意到这样一行字:闲鱼作为中国领先的长尾商品(包括二手、回收、翻新和租赁商品)C2C社区和交易市场,2020财年GMV超过2000亿元,同比去年增长超过100%。

水大鱼大。从2014年6月诞生到如今,经历数年高速发展,依然翻倍式发展,闲鱼剑指万亿闲置市场,闲鱼六年,无疑是中国闲置经济高歌猛进的六年。但从另一方面看,当其他平台纷纷失速发展,光以“风口仍在”概论闲鱼的成功,显然不够充分。

闲鱼凭借什么在闲置赛道上全速畅游,搅动了一池春水?或许,更需要从整个阿里创新体系、创新生态的角度去审视。

2019年淘宝造物节,闲鱼循环工厂吸引了很多年轻人。42个塑料瓶变成一件雨衣,帐篷布做成包。闲鱼将循环经济做成了一件有体感的事。

鱼龙百变,包容性创新

闲鱼创业元老们至今津津乐道的是:6年前,闲鱼从茶水间里走出来的,而且最初,没有公司流量支持。闲鱼是实实在在的边缘创新者。

超大平台公司能不能在边缘有突出创新?是互联网理论家的长期拷问。美国连线杂志创始主编凯文·凯利就认为:边缘式创新的主导者往往起于被大公司所忽略的新兴创业公司。在他看来,正因为边缘式创新具有质量低、风险高、利润低、市场小、未被市场证实等共性,大公司内部实现相对艰难,很多颠覆性创新技术只能从外部产生。

凯文·凯利对也不对。超大平台的创新诅咒,不是在规模与体量,而在于容易过多陷入短期利益(比如流量自满),或是坐拥规模后的思想陈化与固步自封。纵观阿里发展历程,无论是挺进商业无人区还是迈向技术无人区,始终相信的是:小可以成就伟大,大也可以轻盈。也正因此,这些年,人们记住了菜鸟在包裹量1500万之时就去建一张10亿包裹的物流网络,阿里提前十年押注阿里云并持之以恒。

“天猫是什么颜色的?红色的。闲鱼是什么颜色的?黄色的。红色黄色叠加色就是橙色,也就是淘宝”,闲鱼CEO陈镭(花名:闻仲)喜欢用色彩解释这种业务的梯度与交融。从B2B到B2C,C2C到C2B,阿里在商业模式的探索上没有禁区。在闻仲看来,这几年闲鱼能以较小阻力快速前进的根本原因之一,是阿里没有给闲鱼盈利压力,有足够的空间去“玩”。他自己给团队打分的基本衡量标准也是:有没有做出点好玩的新东西。

玩,需要试错。从最早卖出一把吉他到今天每天有超过2000万活跃用户,从鱼塘到社区,从塘主到玩家,从租房到直播,闲鱼一直在试。而正是在阿里包容性创新之下,闲鱼不但活下来了,而且利用内部的协同效应,将阿里旗下不同平台所对应的消费场景充分打通,创造新的闲置交易场景,也向合作伙伴开放“信用回收”“闲鱼优品”“闲鱼租”“免费送”等平台,将C2C业态进一步拓展为多元的闲置生态。

2019年,近2000万闲鱼妈妈在平台购置所需母婴用品,活跃二次元人群已经超过1400万,模玩玩家、潮鞋定制师等一大批玩家在闲鱼聚集……今年闻仲给团队定的口号是“鱼龙百变”。百变,就是不设限的创新。今年疫情下,闲鱼同城交易大涨300%,代养宠物等服务需求提升8倍。线上社区是不是可以更多向线下拓展?闲鱼小站的扩张是不是应提速?

“做!为什么不做?”这是上面给闲鱼团队的答复。没有一个商业世界是单独存在于网上的,所有商业世界都是线上和线下连通的。随着老龄化加速,公众对同城交易提出了新需求;家庭闲置大件因为快递不便有大量需求会通过同城实现;与此同时,越来越多人因为在意节能环保选择同城交易。

与此类似还有“0门槛”的闲鱼直播、明星公益鱼塘。今年,闲鱼与新疆和田、江西景德镇、北京潘家园合作,以闲鱼直播形式加速传统集市线上转型,打造特色产业带,而着力打造的明星公益鱼塘,则是让明星粉丝可以通过卖出闲置捐赠公益项目,闲置经济与粉丝经济有了第一次平台化结合……

包容性创新,不仅是“包”还要“融”,这意味着它不是单兵作战,而是平台间的打通。就像当年“五彩石”项目拆掉了在淘宝与天猫之间的技术与业务壁垒,今天淘宝与闲鱼,以一键转卖功能打通了新品与二手的交易渠道,让物品流转有了更快捷通道;闲鱼优品与天猫品牌商之间打通,实现了品质好货的流转,数码闲置商品交易过程中环节多、不透明等问题被改变了,消费者顾虑少了。

“让前台业务跑得快,有锋利性,有突破,但我们希望下面的基座能够共享。所有数据沉淀、业务沉淀能够共享,这是我们的组织战略。”阿里董事长张勇在一次公开演讲中,点明了阿里包容性创新的秘密。

重剑无锋,往“费力”处用力

从传统的眼光看,二手交易市场是低价值市场,要找到盈利模式难,而C2C交易又是去中心化,容易导致纠纷,可谓吃力不讨好。更进一步说,二手交易中的信息不对称问题是经济学中的千古难题,柠檬市场说的就是劣币驱逐良币,这些问题,闲鱼如何避免?

但凡能缓解一些问题,就是经济学意义上的创新,闲鱼的答案是:社区+电商。具体来说,用社区给电商赋能,用信用给社区赋能。

走通这条路并不容易。恰如2004年马云强调,为了让电子商务对每一个中小企业都能像拧自来水一样方便,需要阿里巴巴去“铺管道、做服务、建自来水厂”。社区+电商的模式,意味着闲鱼要建好闲置交易的公共基础设施,这在本质上不是老生意,而是需要靠技术去创造的新商业。

是的,闲鱼创新的表层是以社区降低交易成本。闲鱼鱼塘数据显示,在闲鱼60%的闲置物品,发布在由真实的邻居所组成的社区鱼塘里;鱼塘内闲置物品的平均交易时间比鱼塘外快1/3;在2公里以内,用户的互动转化达到了峰值。兴趣与交易的融合,确实被证明确实可以降低沟通成本与交易摩擦。比如,闲鱼上二次元商品退货率约只有普通商品的一半。

但建立一个高效的交易社区,关键内核在于创新信用机制。这些年,真正让闲鱼能够崛起并战胜对手的,是交易市场背后的信用机制,是玩法背后的算法,是去伪存真的全链路治理。从最初引入绑定芝麻信用以构建起用户信任关系的基石,到2017年上线“信用速卖”“信用回收”,只要芝麻分超过600就能“先收钱、再卖机”,从创设闲鱼小法庭引入社会化争议解决机制,再到今年推出“安心购”平台为交易欺诈兜底理赔,闲鱼通过一步步扎紧信用机制的篱笆,为闲置交易市场的长远发展奠定了基石。

当然,完善闲置交易的信用体系没有终点。今天,随着国内二手奢侈品、潮鞋等市场发展,二手交易的鉴定等服务成为绕不过去的环节,闲鱼也调整了策略,用两条腿去走路。在一般物品上,通过社区化降低交易成本,以求其“轻”;在贵重物品上,更多引入担保交易,以护其“重”。这也意味着,当闲鱼在C2C的赛道上玩到了6年之后,它已经瞄准了C2X,这个X既可以是C(普通消费者),也可以是B(天猫淘宝商家),也可以是S(各类中介服务商)。

放水养鱼,创新没有天花板

这些年来,阿里在发展中形成了两个飞轮。第一个是完全意义上的围绕着消费者的战略布局:既服务更多消费者,也给消费者更多服务和消费内容。

消费者的需求在哪里?细节中。拿冰箱以旧换新来说,新机到了,旧机就要立即换掉,否则家里放不下;但同时,旧机又不能被提前太久收走,否则冰箱里的食品没办法保存。闲鱼与天猫联动的以旧换新,抓住的就是这个痛点。

今年618期间,闲鱼回收业务公布了一个数据:上海市大家电以旧换新率是全国平均水平的三倍,这是一线城市的风向。今年3月份,15-18岁年轻人涌向闲鱼,同比增长了207%,这是后浪的消费观念。事实上,商业之所以能提供正义,就在于贴合了需求秩序。这其实也可以回应最近沸沸扬扬的流量与商业之争。本质上,流量可以是泡沫,而需求更真实。在互联网世界,流量或许是阳光、空气、水,但真正能孕育一片树林的关键性种子,是基于真需求的创新。

对于阿里而言,闲鱼这六年的放水养鱼,无疑是成功的。随着全社会物质财富从增量时代向存量时代转变的趋势奠定,物品循环再利用已不可逆转。根据商务部的规划,2020年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将达到48万亿,仅潜在可以进入二手市场的商品实物,每年就可能超过32万亿,即使其中只有5%的实物商品以平均3折成交,就是5000亿的市场。随着第四消费时代的到来,国内消费者对于消费从“占有到使用”的切变明显,共享、租赁、分享闲置已经成为消费习惯和生活方式。更有数据显示,一吨废旧手机中至少能提炼出150克黄金、100千克铜和3千克银。相比之下,一吨金矿石只能提取约5克黄金,循环经济的抓手在互联网闲置经济。闲置的小流可汇成江海。闲鱼,成为了阿里巴巴创新的新赛道。

事实上,不止是放水养闲鱼,阿里内部的边缘创新一直在持续。从2009年兀自开始做阿里云,目前已占据中国云计算市场40%以上的市场份额;从0开始做直播,今天直播已经成为通往数字化商业的重要工具;从潜心做钉钉,到今年疫情之下,钉钉爆发式成长已成为云办公的头部平台……而从菜鸟、盒马鲜生到平头哥,阿里进化曲线从没有停止。往更细处看,从“唱鸭”“鲸鸣”到“夸克搜索”“UC”,阿里创新事业群还在写下新的边缘创新故事。

鱼龙百变,这句话贴合闲鱼,也适用阿里。在创新之路上,阿里确实不偷懒,也没有天花板。

排行

一月 一周
关注中循协官方微信
2019中国国际循环经济展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