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glish|工作邮箱

中国循环经济协会

康恒环境助力宁波步入末端分类处理新时代

2017-10-13 09:39

2017年9月,由E20环境平台作为独家咨询方的宁波市生活垃圾处理收费机制研究项目启动会在宁波正式召开,来自浙江省、宁波市相关部门的领导、生活垃圾及价费机制研究领域的诸多专家以及宁波市现有生活垃圾末端处置项目运营企业代表们积极参与项目启动会,并在会上对热点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2016年,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召开第十四次会议时,明确指出要加快建立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的垃圾处理系统,不仅前端要分类,而且后端要处理。项目启动会上,多位专家也指出我国目前垃圾分类难于推进的一部分原因要归结于末端处置设施的不完善,没有相应的处置设施,形成先分后混的困境,大大打击了民众的分类积极性,末端处置制约前端分类发展,成为了多数城市垃圾分类减量进程遇到的最大阻力,也成为了当天会议讨论的热点议题。 

针对这一问题,宁波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中心胡柳副主任介绍了当地的情况:就当前而言,宁波市已经在末端处理方面做出了一系列的努力,以康恒环境、宁波开诚、首创环保为代表的优秀处理企业在宁波纷纷开工建厂,在减轻宁波市垃圾围城压力的同时,也在厨余、餐厨垃圾的分类处理方面也为垃圾分类的“末端制约”困境提供了解决方案,未来,宁波市计划大力推进末端处置设施的建设,将垃圾收费的款项部分用于建设建筑垃圾处理厂和大件垃圾处置中心等设施,完善垃圾全流程分类体系。

为宁波市生活垃圾处理做出突出贡献的上海康恒环境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焦学军等作为当地生活垃圾处理企业家代表出席了项目启动会,并邀请项目专家团队赴宁波市固废处理中心、慈溪开诚餐厨废弃物处理示范基地进行实地考察。

史上最严七步烟气处理流程,树立国内垃圾焚烧发电新标杆

晶莹剔透的蜂巢式幕墙,层次分明、颜色柔和的宏伟建筑,高耸入云的塔楼,绿草如茵、四季花香的场院。这是什么地方,是博物馆? 是图书馆? 还是公园?

项目鸟瞰图

都不是。这是传说中康恒环境宁波明州生活垃圾焚烧厂!

专家团队考察的第一站,是位于宁波海曙区洞桥镇宣裴村裴岙的宁波市固废处理中心,共占地289亩,西靠武岭,东濒剡溪,北依雪窦山,水绕山环,景色秀丽。其中宁波明州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是康恒环境在宁波全力打造的精品项目,处理规模为2250吨/日(3 x 750吨/日机械炉排炉),年处理生活垃圾可达82万吨,发电量约2.6亿度,占地面积82729平方米。项目外观和立面由法国AIA公司设计,采用“去工业化”的设计手法,引入蜂巢设计的理念,将文化与艺术的元素融入项目的建设之中,精心打造的既有工业美感,又兼具艺术气质的新地标,被业内人士称为“最美的垃圾发电厂”。 

项目内外蜂巢造型元素随处可见

厂内利用现代仿真、光电和信息技术,精心打造了垃圾博物馆,形象地再现了垃圾收集、贮运、焚烧发电的过程,向人们普及垃圾分类和环保知识。考察团队一行进入项目内部后,佩戴了语音解说器和专用头盔,跟随工作人员的讲解,对这座花园式绿色厂区进行了参观学习,体验了“垃圾变能源”的全过程。

生活垃圾运输车经地磅称重后,由上料坡道进入卸料大厅。在垃圾吊控制室的统一指挥下,运输车将垃圾由指定卸料门卸入垃圾池内。垃圾池采用全封闭性设计,气压为负33pa,有效防止了臭气外逸。垃圾池上方有四台垃圾吊抓斗(三用一备),每台容积为12立方米,是目前国内最大的单体抓斗,采用手动+半自动式操作将抓取的垃圾从池内送入进料口,进入焚烧炉焚烧。

国内目前在运行的最大垃圾单体仓

在焚烧工艺方面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宁波地处沿海,生活垃圾中渣土和水分的含量高,热值低,远远达不到垃圾焚烧发电对热值的最低要求,康恒环境根据项目的实际情况,开展了针对性的设计:选用世界领先的SUS-Von Roll 焚烧炉,采用干燥、燃烧和燃烬,顺推式三级炉排燃烧结构,确保了垃圾在焚烧过程中充分干燥和燃烧;每级炉排间单独的液压驱动装置,保证了各级炉排列的自主运动。

产生的高温烟气经过余热锅炉回收热量,产生的蒸汽经过汽轮机发电机组发电。烟气净化系统则是整个项目最大的亮点,在国内常用的“五步处理法”基础之上加以改进,三步脱酸、两步除尘、两步脱硝,是国内唯一一家采用如此复杂工艺流程的在运行项目。 

七步法烟气处理:SNCR(选择性非催化还原脱硝)+旋转喷雾脱酸塔(添加Ca(OH)2+干法脱酸+活性炭喷射吸附+布袋除尘器+SGH+SCR(选择性催化还原脱硝)+湿法脱酸+GGH(烟气再加热)

除了近乎严苛的烟气处理工艺之外,先进的飞灰处理技术循环渗滤液处理系统为潜在的二次污染问题画上了句点:

垃圾焚烧发电排出的飞灰中含有重金属离子等有害物质,如果处理不当就会造成环境的二次污染。宁波明州垃圾焚烧发电厂采用了康恒环境自主研发的飞灰重金属螯合剂“ 福来西”作为稳定剂,处理后的飞灰达到GB16889-2008 国家填埋标准。为了保证重金属离子的持续稳定性,宁波明州垃圾发电厂进一步对飞灰进行了处理,把飞灰、重金属螯合剂和水泥等混合做成“水泥块”后再进行填埋,彻底解决了重金属等有害物质二次污染的问题。

宁波地处东南沿海,雨水多、垃圾的含水量大,发电厂每天都有大量的渗滤液产生,由于渗滤液成分复杂,重金属离子和氮的含量高,是生活垃圾焚烧发电的重要污染物。宁波明州垃圾发电厂针对这一特点,建造了一个日处理能力800 立方米的渗滤液处理系统。该系统先后采用机械过滤、厌氧发酵、好氧发酵、生物膜过滤等世界前沿生物科技,把产生的臭气、沼气、污泥等送入焚烧炉发电,产生的清水补充到发电厂的冷却循环系统重新利用,真正实现了渗滤液的无害化处理和综合利用。

此外,康恒环境响应环保部要求,积极开展“装、树、联”工作:中央控制室与宁波环保部门官网联动,数据实时更新;在厂区外设立数据实时监控公示电子栏,全面提升厂区环境管理整体水平,为增进“政企民”之间互信、破解垃圾焚烧厂的“邻避效应”提供了新的有效途径。排放高标准、数据高度透明,让这个垃圾焚烧厂显得格外“不一般”。

数据与厂区外显示屏实时联通播报,与当地环保部门官网同步更新,以保证公开透明

回顾整个“垃圾变能源”的全过程,康恒环境宁波明州生活垃圾焚烧厂的处理全程具有两大优势:

一是工艺流程严格化:为了实现烟气的超低排放,项目在常规炉内脱销+半干法+活性炭喷射+布袋除尘基础上,又增加了脱硝塔、湿法洗涤及烟气再加热系统, 是目前国内在运行的最为严格的处理工艺,烟气经过脱硝、脱酸、除尘、去除二噁英和重金属等有害物质后通过烟囱排出,烟气排放指标的保证值严于欧盟2010排放标准的要求。以NOx为例,欧洲标准为200mg/Nm³,本项目实际排放值30-50 mg/Nm³之间;HCL排欧盟2010标准限值为10mg/Nm³,实际排放值在1-3mg/Nm³之间;民众关心的二噁英排放问题也进行了高标准要求:目前国内最严格的排放标准为0.1ng TEQ/Nm³,而本项目可控制在0.05ng TEQ/Nm³以下。垃圾焚烧产生的炉渣经除铁后进行资源化利用,产生的飞灰经稳定化处理后运至填埋场进行填埋,垃圾渗滤液由厂内渗滤液处理站处理后回用,实现超低排放。 

二是焚烧技术智能化:宁波明州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采用第三代ACC控制系统,世界领先的第二代焚烧炉排,实现了垃圾焚烧发电的智能化,从垃圾焚烧的源头上控制有害物质的产生。康恒环境引进国际领先的瑞士VonRoll-日立造船机械炉排焚烧技术,持续改进创新并实现国产化。整体工艺控制采用集散控制系统(DCS),提升全厂自动化水平。

未来,随着宁波市固废处理中心内其他两座餐厨、厨余垃圾处理厂的相继完工、慈溪开诚的厨余垃圾处理线正式运营以及康恒环境重资打造的国内最严格垃圾焚烧厂的完全竣工,宁波市的生活垃圾末端处理将走向更加无害化、资源化的方向。以康恒环境、开诚和首创为首的三家垃圾处理巨头,将依靠各自优势三分天下,在推动垃圾减量化和全流程分类的过程中做出相应的贡献。

在E20环境平台作为独家咨询方的宁波市生活垃圾收费机制研究项目的推进下,以价费机制改革为源动力,通过收费刺激居民分类习惯的养成,在宁波市城管局分类办的宣传、配合下,宁波市居民的生活垃圾将不再面临“先分后混”的尴尬境地,在完善的分类投放、收运、处理体系中实现末端价值最大化利用。无论是拥有国内最先进焚烧工艺的康恒环境、还是扎根宁波,餐厨+厨余双线发展的开诚集团,或者PPP项目全国开花,项目马不停蹄的首创环保,随着未来宁波市环卫市场的进一步爆发,末端处理三足鼎立的盛况将大有可期。


专家观点

关注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官方微信
微信订刊享优惠
2017循环经济
展览会、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