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动能源革命 百万亿级绿色投资将成稳增长重要抓手

来源:中国工业报 2022-04-27 11:21 浏览量:429

稳增长是2022年中国的重要任务之一。在充满压力与不确定性的国际国内环境下,如何保持战略定力,在稳增长的同时,继续向着以低碳转型的高质量发展迈步?

“稳增长就要稳能源,当前的经济活动离不开能源驱动,能源投资也支撑着必要的经济增长率。绿色低碳领域的投资将为经济增长提供可观的投资推动力,将成为稳增长的重要抓手。与此同时,仍需要对煤炭进行系统有序的安排,发挥其作为能源压舱石的作用,必须立足国情,坚持先立后破,通盘谋划。”4月25日,在中国新闻社国是论坛与能源基金会举办“能源中国—聚焦稳增长:绿色投资支撑绿色复苏”专题研讨会上,多位与会专家如是表示。

加大绿色能源投资十分必要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有序推进碳达峰碳中和工作,落实碳达峰行动方案。推动能源革命,确保能源供应,立足资源禀赋,坚持先立后破、通盘谋划,推进能源低碳转型。

行业研究机构雷斯塔能源近日发布研究称,预计今年内,全球在石油、天然气、可再生能源,以及氢能领域的投资将超过2万亿美元,创下历史新高。雷斯塔能源表示,虽然当前的局势对全球能源转型进程有所影响,但最新统计数据表明,全球绿色能源投资的增长速度仍快于化石能源。目前,全球可再生能源的投资已占能源总投入的31%。

“从去年经济社会发展整体的情况来看,去年实现了8.1%的增速,GDP总量达到了114万亿元,但是能源消费总量为52.4亿吨标准煤,比上年增长5.2%,增幅超出预期。万元GDP能源消耗也没有完成最初3%的目标,差了0.3个百分点,过去基本上都能实现。”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杨伟民在会上指出。

杨伟民表示,去年经济增长很大程度上是靠出口拉动,进出口的贡献率高达20%,出口行业电力消费的增长速度快于全社会电力的增长速度,但当前限制出口不仅会拉低我们的增长速度,同时也会带来全球产业链的紊乱,在当前形势下,加快能源改造,加大绿色能源投资十分有必要。

能源基金会首席执行官兼中国区总裁邹骥指出,中国正在迎来一场深刻的以能源科技革命为标志的产业革命,它决定了我国要以新的发展理念去处理好经济增长、能源安全、环境质量和气候稳定等不同政策目标之间的关系,这些政策目标之间的关系是可以协同的。邹骥认为,绿色低碳领域的投资将为经济增长提供可观的投资推动力。

邹骥透露,过去几年,在风光能源领域,我国平均每年的投资约在五六千亿元人民币以上,在稳增长的宏观经济政策背景下,风光能源领域的投资有保持和扩大的潜力。

“能源基金会的一项分析表明,‘十四五’期间,在传统产业的数字化升级和绿色改造领域,绿色低碳城镇化和现代城市建设领域,绿色低碳消费领域和可再生能源友好的能源或电力系统建设等领域总投资可达近45万亿元,平均每年约8.9万亿元,占2021年全社会总投资的16%左右,这将是一个可观的增长投资的动能。”邹骥表示。

邹骥还表示,另外一个分析表明,到2050年面向中国碳中和的直接投资可以达到至少140万亿元,如果考虑到关联的投资,实际投资潜力远大于这个规模。碳中和相关的投资将在今后30至40年为经济增长提供可观的投资推动力。

此外,红杉中国投资合伙人、红杉碳中和研究院院长李俊峰表示,新能源发电技术的发展和利用,是推动实现“双碳”目标的基本动力,也是实现经济绿色复苏的重要依托。

根据李俊峰的推算,现有电力消费量为8.5万亿千瓦时,其中非化石能源发电量约占30%,即2.5万亿千瓦时,未来总体电力消费量大概翻一番,其中90%来自非化石能源,未来40年间大约需要新增非化石能源发电能力12亿瓦时,平均每年需新增3000亿千瓦时,投资空间充分。

重视当前煤炭的能源地位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加强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同时也要“有序”减量替代,推动煤电节能降碳改造、灵活性改造、“供热改造”。党中央对煤炭的兜底能源地位高度重视,必须立足国情,坚持先立后破,通盘谋划。

“未来20年里,中国电力系统将迎来非化石能源占比稳步上升、煤电占比相应下降的有序结构转换过程,但这个过程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完成。” 邹骥表示,目前仍需要对煤炭进行系统有序的安排,发挥其作为能源压舱石的作用。要稳住存量、功能转变、严控增量,同时尽早让新增的能源和电力需求由非化石能源满足,并尽可能让非化石能源的增长进一步大于新增能源或电力的需求,从而逐步替代煤炭存量。此外,在逐步实现电力系统深度脱碳化的同时,提高终端用能部门的绿色电气化水平要同步推进。

杨伟民表示,控制“两高”行业盲目的增长,需要从“多目标动态平衡”的角度来分析,高耗能并不能完全与高排放划等号,未来要谨慎制定产业限制性政策。突然限制只会打乱投入产出关系,需要重视当前煤炭的能源地位,让经济总量规模保持不断增加的动态平衡。

“只是由于当前耗电大部分来自于化石能源,就把高耗能产业完全砍掉是不可行的,要做的是把高碳能源变成低碳能源,在保证能源和生产安全的前提下,渐进地摘掉高耗能产业的‘高排碳标签’。”杨伟民说。

李俊峰也表示,能源转型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

“尽快完成从控制能源消费总量到控制化石能源消费总量的政策转变。‘十四五’期间实现新增能源主要由非化石能源供应,新增发电量全部由非化石能源满足,‘十五五’期间实现非化石能源对化石能源的存量替代。”李俊峰表示。

李俊峰表示,要合理控制煤电发展节奏。“十四五”开始实现煤电增容减量的发展转变,煤电的发展要以支持构建以新能源为基础的新一代电力系统为前提。

邹骥指出,中国煤电行业现有大部分机组在未来17到20年内将保持平稳运行,在此期间部分煤电机组将进行灵活性改造和再部署,用以作为调峰的电源和配合间歇式可再生能源电源的运行,成为新型电力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这在未来5到10年中也需要大量的转型投资。在端稳能源饭碗的同时,非化石能源发电技术也在不断成熟,最后将在本世纪30年代末或40年代初,最大限度实现大规模的煤电替代。

把驱动经济增长的主线转到低碳

中国工程院院士江亿表示,当前,我国已经初步完成房屋建设和基础设施建设,可以满足现代化强国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的需要。应该把整个驱动经济增长、社会发展的主线,转到零碳能源系统重构上去。

在他看来,实现能源革命,由化石能源全面转为零碳能源需要关注三大投资领域:

一是新型城镇建筑配电系统和智能有序电动车充电桩的建设。他建议,加快建设智能有序充电桩系统,充分挖掘利用电动车电池资源,同时尽快实现农机具电气化。

二是新型农村能源系统的建设,要使农村由能源消费者变为零碳能源的重要产地。他建议,充分开发利用农村各类闲置屋顶资源,发展光伏发电。

三是使流程工业低品位余热供给系统成为建筑供暖和非流程工业生产用热源。他建议,全面回收各类工业余热,为北方建筑冬季采暖和非流程制造业提供热源。

中国新闻社社长陈陆军表示,稳增长并不意味着重回“老路”,而是动能切换过程中的稳增长,是高质量发展框架下的稳增长。他指出,要把握好绿色投资在稳增长中的作用。投资不仅创造需求,还影响供给,绿色投资能形成新的绿色供给能力,带动供需两端的绿色复苏,将成为稳增长的重要抓手。


排行

一月 一周
关注中循协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