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中祥:映工业时代和产业园区阶段的零碳产业园区4.0阶段

2022-09-14 10:57 浏览量:827

园区是产业集聚发展的核心单元,也是推进新型城镇化、实施制造强国战略、实现产业转型升级最广泛的空间载体,将在“双碳”战略实践中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零碳园区也成为新能源及跨界企业争先布局的领域。

2022亚太绿色低碳发展高峰论坛于9月8日-9日举办,盘古智库学术委员,天津大学马寅初经济学院创院院长、卓越教授,国家能源、环境和产业经济研究院院长张中祥应邀出席论坛,在低碳园区与工业转型平行论坛上发表了题为“双碳目标下工业转型与零碳园区建设”的主旨演讲。

张中祥指出,全国有国家级和省级工业园区2500多家,碳排放约占全国总排放量的30%,占全国工业碳总排放量的80%多,是完成“双碳”目标过程中的一块硬骨头,自然成为工业绿色发展和能源低碳化转型的重要载体。这也是国务院《2030年前碳达峰行动方案的通知》中提出打造100个城市园区碳达峰试点的主要原因。

从国际视角看,张中祥指出,欧盟计划实施的碳关税,将间接排放,也就是生产用电的排放,也纳入征税范围,纳税覆盖的行业范围大幅扩大,建立低碳、零碳产业园并推动生产出口产品的厂家向园区集聚,也不失是化解碳关税影响的途径之一。

零碳园区的建设,包括对现有园区的改造和新建两大类。零碳园区在园区规划、建设、运营和管理全方位系统性融入零碳理念,以数字化、智能化手段整合节能、减排、固碳、碳汇,依托零碳操作系统,实现园区碳排放与吸收自我平衡。张中祥指出,对现有园区的零碳化改造,涉及摸底、数字化改造、低碳基础设施建设、数字赋能、产业优化,建设园区低碳零碳发展的长效机制。

张中祥指出,园区是产业集聚发展的核心单元,也是推进新型城镇化、实施制造强国战略、实现产业转型升级最广泛的空间载体,将在“双碳”战略实践中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零碳园区也成为新能源及跨界企业争先布局的领域。对新能源资源密集的地区,通过激励机制将产业搬进园区,有助于解决可再生能源生产与消费的时空错配,为国内可再生能源丰富地区提供了工业领域脱碳的新的思路。

但新建零碳智慧园区,依赖产业园所在地区的资源禀赋,因此要充分考虑不同区域的资源禀赋。不仅仅是风光等可再生能源,还要重视储能的作用。如果没有好的零碳资源禀赋,可通过购买绿电补充,抵消碳排放。

同时,张中祥强调,还需要考虑经济成本与价值。零碳并不是零能耗,绿电竞争力和生产产品能效对降低生产成本至关重要。如果零碳绿电成本过高,生产过程能耗高能效低,都会影响产品成本和竞争力。

与此相关,张中祥指出,入驻企业应充分利用国家的政策至关重要,这有益于改善项目经济逻辑性。比如,国家颁布的《乘用车企业平均燃料消耗量与新能源汽车积分并行管理办法》,在零碳园区把重卡换成电动重卡实现减排获得碳积分,就能降低项目的经济成本、提高项目的经济价值。特斯拉就是通过出售新能源积分实现扭亏为盈,净利润大部分就是源于出售新能源积分。

从国内和国际视角看,零碳产业园区是实现国家多种目标最广泛的空间载体,其重要性无容置疑,但建设零碳园区面临不少挑战。张中祥指出,缺乏从规划、建设、运营和管理全方位系统性融入零碳理念,零碳转型与持续发展难以平衡,零碳园区建设路径尚不清晰,建设零碳园区的技术不成熟、零碳、负碳技术成本太高,相关利益方激励机制、成本分担、利益分配、风险分担存在不兼容、不平衡,以及零碳产业园标准不统一,这些都制约着零碳园区的建设和发展。

张中祥强调,现有零碳产业园定义的1.0阶段、2.0阶段和3.0阶段,仅仅考虑了绿电供应比例,既没有反映零碳产业园区特征,也没有考虑所处的工业时代和产业园区阶段,不科学也不全面。零碳并不一定完全是绿电,也可通过其他抵消手段实现零碳。另外,仅关注二氧化碳排放,尚未建立碳排放、碳核算、碳管理、零碳闭环的整体系统。

张中祥提出了具有零碳+工业4.0+产业园区4.0的综合特征的零碳产业园区4.0阶段,也就是融合了零碳系统,以智慧化、大数据、万物互联为特征的工业 4.0时代,具有产城融合、创新驱动和复合经营特质的产业园区4.0阶段,实现生产生活生态深度融合的新型产业园区。

本文系盘古智库学术委员、天津大学马寅初经济学院创院院长、卓越教授张中祥的主题发言内容,文章来源于“中祥悟谭”微信公众号。

排行

一月 一周
关注中循协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