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戎:当前国际形势与绿色发展新机遇

2022-04-02 09:43 浏览量:1379

作者周戎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聚焦“奋进新征程 建功新时代——学习和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和全国两会精神”主题,中宏论坛第二十二场在线研讨会3月28日下午召开。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周戎应邀出席研讨会并作主题发言。

中国国家主席说,中国秉持人与自然生命共同体理念,坚持走生态优先、绿色低碳发展道路,加快构建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的经济体系,持续推动产业结构调整,坚决遏制高耗能、高排放项目盲目发展,加快推进能源绿色低碳转型,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规划建设大型风电光伏基地项目。这是习近平主席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的具体化。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持续改善生态环境,推动绿色低碳发展。加强污染治理和生态保护修复,处理好发展和减排关系,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

绿色是中国高质量发展的底色之一。学习和贯彻全国两会精神之际,我们需要看到,“十四五”生态环境领域顶层设计正在系统构建,污染防治攻坚战正在扎实有力推进,绿色低碳发展正在取得新成效,生态保护监管正在持续强化,生态环境治理效能正在不断提升。

首先我们谈一谈冬奥绿色。北京冬奥会,给人最深刻印象是“绿”,开幕式以“微火”取代熊熊大火,火炬变身为“微火”之后,产生碳排放只有之前的五千分之一。生物可降解餐具是以玉米、薯类、农作物秸秆等可再生资源为原料发酵生产出来。三大赛区26座场馆实现100%绿色供电,国家速滑馆“冰丝带”成为全球首座采用二氧化碳跨临界直冷制冰系统的大道速滑馆,是环保节能的绿色场馆,是当前世界上最先进、最环保、最高效的制冰技术之一。

再来看我们的绿色环保进程。“十四五”开局之年,我国持续加强生态环境保护,碳达峰、碳中和“1+N”政策体系加快构建。长江流域重点水域十年禁渔全面启动,第一批国家公园正式设立,保护面积达23万平方公里,涵盖近30%的陆域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植物种类,把自然资源和人文景观更好地融合在一起,是中国国家公园的一大特色。塞罕坝机械林场荣获联合国防治荒漠化领域最高荣誉——土地生命奖。北京沙尘天气由每年的13次沙尘暴降低到目前的2次左右。这些是绿色经济推进以来看得见的成果。另外全国的河长、湖长制度的推进,使得河水污染问题得到有效治理,这里包括水资源保护、水域岸线管理、水污染防治、水环境治理。

再来讨论我们绿色治本方略。中国生态环境问题,本质上是高碳能源结构和高能耗、高碳产业结构问题。以碳达峰、碳中和为抓手,中国生态文明建设开始了经济社会发展全面绿色转型的变革。中国企业必须有足够的战略定力和魄力去应对“阵痛期”。通过淘汰落后产能、加强技术革新,在短期内将给一些企业带来阵痛,但最终是先进节能、清洁生产工艺替代老旧高耗能、高污染生产工艺,有利于降低资源能源消耗和污染物排放,必将提升企业竞争力、优化产业结构、提高经济效率,最终提升整个经济增长的质量。

还有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发展新能源汽车产销双双突破350万辆。新能源已成为汽车行业发展的大势和方向。供给和需求有效结合推动了产销高速增长,新能源汽车进入快速发展新阶段,另外绿色出行理念越来越深入人心。我国持续加大太阳能、风能、氢能、生物质能等新能源技术研发和应用,提高能源产业中的新能源生产比重。我国已建成全球规模最大的碳市场和清洁发电体系,可再生能源发电累计装机容量占全国发电总装机容量的43.5%。

绿色金融。目前,我国在运用财税金融工具、搭建市场交易平台等方面作了积极探索,成效明显。绿色财税金融作用不断增强。2018年以来,因低标准排放污染物享受减税优惠累计超过100亿元,这是重要的导向性政策倾斜。中国绿色贷款余额和绿色债券存量规模均居世界前列,绿色资产质量整体良好,绿色贷款不良率明显低于各项贷款平均不良率。

我们要重视环境权益交易市场的培育与发展。有学者认为,多层次环境权益交易市场以统筹解决环境、能源、资源问题为出发点,构建了一个涵盖碳排放权、排污权、用能权、水权等四类环境权益以及整合配额市场、减排量市场、普惠市场等三种市场类型的多层次综合性市场体系。多层次环境权益交易市场的实施遵循循序渐进原则,从已积累大量建设和运行经验的配额碳市场入手,纵向延展构建多层次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借鉴其体系框架横向扩展建设多层次排污权、用能权、水权交易市场,最终建设形成多层次环境权益交易市场。目前环境权益交易市场不断完善。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第一个履约周期顺利收官,纳入发电行业重点排放单位2162家,碳排放配额累计成交1.79亿吨,累计成交额76.61亿元。这些现象十分可喜。

要重视绿色补偿机制发展意义。生态保护补偿制度改革不断深化。去年在水污染防治资金中,安排长江、黄河补偿引导资金分别达到20亿元、10亿元。生态保护补偿机制是绿色金融可持续发展的制度基石。目前,绿色金融大部分的资金都投向绿色基础设施、可再生能源和清洁能源,这就意味着在林业碳汇、湿地生态修复、流域治理、生物多样性保护等方面面临着巨大的资金缺口。在绿色项目清单选择上,收益较高的绿色项目更容易获得金融机构青睐,从而导致资金都聚集到一个方向,国家实现绿色转型所需要的工业治理、绿色农业等领域资金则严重不足。因此绿色金融不应只是投资于绿色项目,更重要的是要覆盖到传统金融覆盖不到的初生期项目上,为还处在婴幼儿期的绿色技术或项目提供支持。绿色金融是一个生态补偿市场化的概念。

目前中国的绿色经济和绿色革命已经从初始阶段走向快车道,而且绿色经济也开始进入公共卫生领域,人们的饮食安全也开始防治污染,抗疫斗争正在改变人民的生活习惯和健康习惯,同样也在增加人民的环保意识,总之,绿色理念得到人民长久的支持,但要使绿色从国家政策到企业和民众的自觉意识和习惯,还需要较长时间。

排行

一月 一周
      关注中循协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