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解读|加快构建废弃物循环利用体系,为高质量发展厚植绿色低碳根基

2024-02-28 10:21 浏览量:2184

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废弃物循环利用工作,强调要更加重视资源的再生循环利用,推行垃圾分类和资源化,扩大国内固体废弃物的使用,加快构建废弃物循环利用体系。近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加快构建废弃物循环利用体系的意见》(国办发〔2024〕7号,以下简称《意见》),对加快构建废弃物循环利用体系作了顶层设计和总体部署,旨在加快构建起覆盖全面、运转高效、规范有序的废弃物循环利用体系,推动发展方式全面绿色转型。

一、加快构建废弃物循环利用体系意义重大

废弃物是在经济社会系统不同环节被弃置的物质或物品,部分或者完全丧失了原有使用价值,兼具资源性和污染性双重属性。在技术、经济、环境可行的前提下,想方设法利用起来,废弃物就变废为宝成为了资源。

二十多年前,我国刚引入循环经济理念,经过不断探索,如今已成为世界上规模最大、领域最广的循环经济实践所在。废弃物循环利用是循环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二十多年来,我国从传统工农业废弃物综合利用到退役新能源组件等新兴废弃物循环利用,从物资回收利用到生活垃圾分类和资源化利用,以及一大批园区循环化改造试点、“城市矿产”示范基地、餐厨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理试点、资源循环利用基地、大宗固体废弃物综合利用示范基地等试点示范建设,方方面面经验不断积累,规模不断扩大,成效显著。2023年大宗固废综合利用率约59%,废钢回收利用量已约占粗钢总产量1/4,资源循环利用企业超过10万家,带动超过3000万人就业。但同时也要看到,我国一些主要资源外采率高,资源能源利用效率总体上仍然偏低,大量生产、大量消耗、大量排放的生产生活方式尚未根本性扭转,发展循环经济,加快构建废弃物循环利用体系,提高资源利用效率的需求十分迫切,且空间巨大。

二、加快构建废弃物循环利用体系有了施工图

《意见》从推进废弃物精细管理和有效回收、提高废弃物资源化和再利用水平、加强重点废弃物循环利用、培育壮大资源循环利用产业、完善政策机制、加强组织实施等方面提出了多项任务。

废弃物要管理好,收得回来。《意见》提出加强工业废弃物精细管理,完善台账制度,推进分类收存,全面摸排历史遗留堆存场。完善农业废弃物收集体系,积极发挥供销合作系统回收网络作用。推进社会源废弃物分类回收,持续推动生活垃圾分类网点和废旧物资回收网点“两网融合”、“互联网+回收”模式、逆向物流回收、家电和电子产品生产者回收目标责任制等近年开展起来行之有效的路径和措施。

废弃物要用起来,提高水平。《意见》提出强化大宗固体废弃物综合利用、加强再生资源高效利用、引导二手商品交易便利化和规范化、促进废旧装备再制造、推进废弃物能源化利用。在这其中既有对各类废弃物已开展循环利用工作的强化,也有诸如智能化提质改造、交易二手电子产品信息清除方法相关规范、工业机器人高端装备再制造等富有时代特征的新任务。

废弃物要抓重点,有前瞻性。《意见》提出加强废旧动力电池循环利用,探索退役新能源设备、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领域废弃物的循环利用路径。中国新能源产业全球领先,数字经济规模亦达全球第二,这些将是中国新质生产力的重要构成,相关任务实施无疑将促进中国面向未来优势产业集群的资源社会代谢闭环,彰显绿色生产力,助力夯实全球竞争力。中国消费有巨大体量和增长潜力,也带来低值可回收物的持续增长,《意见》提出加强低值可回收物循环利用,瞄准这一长期的难点、重点发力。

废弃物循环利用的产业、企业、行业载体既要壮大,也要规范。《意见》提出推动产业集聚化发展,改造升级既有试点示范,深入推进废旧物资循环利用体系重点城市建设。培育行业骨干企业,支持布局一批重点项目,“走出去”建设绿色丝绸之路,引导国有企业发挥骨干和表率作用。引导行业规范发展,对再生资源加工利用企业实施规范管理,强化信息化监管,加强回收行业管理,依法打击回收和二手商品交易中违法违规行为。

对废弃物循环利用体系建设中的堵点、痛点进一步完善工具箱。《意见》提出完善支持政策、用地保障机制、科技创新机制、再生材料推广应用机制,既有真金白银和资源要素的支持牵引,也有立足长远的能力和制度建设。

三、统筹协调,做好自己的事

《意见》将现行法规政策和实践中出现的废旧物资、垃圾、大宗固废、再生资源、二手商品等统一在废弃物内涵中,覆盖综合利用、循环利用、二手交易、再制造、能源化利用等不同的资源化和再利用途径,但杂而不乱,分类施策、精准发力。

《意见》应用系统观念作为基础性的思想和工作方法,将过程角度的废弃物收储运、加工利用等不同环节,功能角度的领域、产业、政策、技术、标准等不同子体系,关系角度的政府与市场、激励与规范、中央与地方、国内与国际等不同作用,有机融合到构建废弃物循环利用体系各项主要任务之中,系统谋划、协同推进。

对于建设这样一个复杂体系,尽管只是更为复杂的经济社会系统中的一个子系统,放在中国这样一个超大规模、快速变化的国家,需要强有力的组织领导,也需要全民参与,各尽其能。《意见》提出到2025年初步建成覆盖各领域、各环节的废弃物循环利用体系,到2030年建成覆盖全面、运转高效、规范有序的废弃物循环利用体系。时不我待,废弃物循环利用体系的全面建成,必将为中国高质量发展奠定深厚绿色低碳根基,也必会为其他国家尤其是新兴经济体和广大发展中国家的绿色发展提供有益的中国经验和方案。(作者:金涌 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循环经济研究院教授;陈定江 清华大学循环经济研究院副研究员)


排行

一月 一周
      关注中循协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