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废城市”开启数万亿市场,金融支持力度将加大

来源:第一财经 2019-02-20 10:19

固体废物处置市场的春天正在到来。预计2020年后,全国固体废物处置需求量将迅猛增长,需要投资者尽早布局谋划。

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无废城市”建设试点工作方案》(下称《方案》)21日公布。《方案》提出,在全国范围内选择10个左右有条件、有基础、规模适当的城市,开展“无废城市”建设试点。到2020年,系统构建“无废城市”建设指标体系,探索建立“无废城市”建设综合管理制度和技术体系,形成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无废城市”建设示范模式。

有机构预测,“无废城市”建设的背后其实与7万亿市场空间挂钩,其收获的社会价值和生态效益会得到充分体现。

23日,生态环境部部长李干杰发表署名文章表示,鼓励试点城市政府统筹运用各相关支持政策,加大各级财政资金统筹整合力度,支持“无废城市”建设。鼓励金融机构在风险可控前提下,加大对“无废城市”建设试点金融支持。

“垃圾围城”十分突出

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能源专家咨询委员会副主任杜祥琬21日对记者表示,“无废城市”是一种先进的城市管理理念。“无废城市”并不是没有固体废物产生,也不意味着固体废物能完全资源化利用。

杜祥琬说,“无废城市”旨在推进固体废物源头减量和资源化利用,最大限度减少填埋量,将固体废物环境影响降至最低的城市发展模式。“无废城市”建设的远景目标是最终实现整个城市固体废物产生量最小,资源化利用充分和处置安全。

《方案》提出,现阶段,要通过“无废城市”建设试点,统筹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固体废物管理,大力推进源头减量、资源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置,坚决遏制非法转移倾倒,探索建立量化指标体系,系统总结试点经验。

杜祥琬表示,推进“无废城市”建设,对推动固体废物源头减量、资源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理,促进城市绿色发展转型,提高城市生态环境质量,提升城市宜居水平具有重要意义。

我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产生固体废物量最大的国家,固体废物产生强度高、利用不充分,部分城市“垃圾围城”问题十分突出,与人民日益增长的优美生态环境需要还有较大差距。

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李金惠介绍,全国每年新增固体废物100多亿吨,历史堆存总量高达600-700亿吨,快递包装等新业态带来的固体废物问题也不容忽视,部分地区垃圾围城、垃圾遍野已经成为民心之痛、民生之患。

“这些问题与我国所处的发展阶段息息相关,是长期实行‘大量生产、大量消费、大量排放’的生产模式和消费模式带来的必然结果。”李金惠说。

根据生态环境部2018年12月公布的《2018年全国大、中城市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年报》,经统计,全国大、中城市一般工业固体废物产生量为13.1亿吨,工业危险废物产生量为4010.1万吨,医疗废物产生量为78.1万吨,生活垃圾产量为20194.4万吨。

202个大、中城市,生活垃圾产量居前10位的城市中,生活垃圾产量最大的是北京市,产生量901.8万吨,其次是上海、广州、深圳和成都,产生量分别为899.5万吨、737.7万吨、604.0万吨和541.3万吨。前10位城市产生的生活垃圾总量为5685.8万吨,占全部信息发布城市产生总量的28.2%。

“当前,部分地区在城市规划、产业布局、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对于固体废物减量、回收、利用与处置问题重视不够、考虑不足,严重影响城市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杜祥琬说,推进“无废城市”建设,使提升固体废物综合管理水平与推进城市供给侧改革相衔接,与城市建设和管理有机融合,将推动城市加快形成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空间格局、产业结构、工业和农业生产方式、消费模式,提高城市绿色发展水平。

厦门等成为试点候选城市

生态环境部固体废物与化学品管理技术中心副主任臧文超对记者表示,我国开展“无废城市”建设试点已具备良好的基础。

臧文超介绍,十八大以来,相关部门分别组织开展了一系列固体废物回收利用的试点。如发改委牵头开展的循环经济示范城市(县)、资源综合利用“双百工程”、餐厨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理试点建设;工业和信息化部组织开展的工业固体废物综合利用基地建设;农业农村部开展的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试点、农膜回收试点等;住房城乡建设部实施的城市生活垃圾强制分类、建筑垃圾治理试点;商务部开展了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试点。

“这些试点对于推动各类固体废物减量化、资源化和无害化发挥了重要作用。总体而言,这些单项试点为开展综合性的‘无废城市’建设试点奠定了很好的基础。”臧文超说。

臧文超介绍,综合性试点后,国家将建立“无废城市”建设指标体系,统一工业固体废物数据统计范围、口径和方法。建立部门责任清单,形成分工明确、权责明晰、协同增效的综合管理体制机制。

同时,实施工业绿色生产,推动大宗工业固体废物贮存处置总量趋零增长。推行农业绿色生产,促进主要农业废弃物全量利用。以规模养殖场为重点,逐步实现畜禽粪污就近就地综合利用。以收集、利用等环节为重点,推动区域农作物秸秆全量利用。以回收、处理等环节为重点,提升废旧农膜及农药包装废弃物再利用水平。激发市场主体活力,培育产业发展新模式。

对于如何确定试点城市的筛选范围问题,生态环境部固体司固体处处长温雪峰对记者表示,一方面会考虑国家战略布局,在京津冀一体化、长江经济带、粤港澳大湾区等国家战略规划区域中选择代表性、带动作用较强的城市。另一方面,会综合考虑东中西不同地域、不同发展水平及产业特点和地方政府积极性等因素,优先选取开展过或正在开展各类固体废物回收利用试点并取得积极成效的城市。此外,还会在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中选取工作基础较好的城市。

据记者了解,厦门市已被列为国家“无废城市”试点候选城市,其他候选城市还包括雄安新区、西咸新区、温州市等。2018年,福建省已明确提出推进全省“无废城市”建设,打造福建模式、福建样板。

“中国环保在线”称,有机构预测,“无废城市”建设的背后其实与7万亿市场空间挂钩,其收获的社会价值和生态效益会得到充分体现。而后期,资本市场的财力支撑、技术支撑、管理支撑都将是有力推手。

有国际成熟经验可借鉴

“无废城市”建设是否有可以借鉴的经验?对此,李金惠介绍,近年来,日本、欧盟、新加坡在固体废物综合管理方面开展了积极的尝试与探索,可为“无废城市”建设试点提供借鉴经验。

李金惠介绍,日本持续推进建设循环经济社会基本规划,目前已处于第三阶段(2013-2020年),提出建设循环型社会,通过促进生产、物流、消费以至废弃的过程中资源的有效使用与循环,将自然资源消耗和环境负担降到最低程度。

记者此前在日本就循环经济话题采访时就看到,废弃的塑料瓶经过筛选、粉碎、洗涤,加工制成聚乙烯,再经过纺线、织布、印染等工序,最终变成了手套、领带和西装。

废旧汽车经过多达50多道工序的自动分拣后,提炼的钢、铁、铜、铅、锡等所有金属都会被送到工厂回炉,而后生产新汽车,甚至连座椅上的泡沫塑料都可回收再利用,实现了汽车的“生命轮回”。

JFE集团株式会社企划部部长铃木昌范介绍,在JFE废旧家用电器再生处理厂,废旧空调、冰箱、洗衣机、电视机也是经过破碎之后,分离出金属、塑料等,再资源化率高达99.7%。

在仅有49人的丰田金属公司,每天可处理1200辆报废汽车,回收400吨铁,处理150吨汽车碎屑,回收700公斤纯铜,年收益超过1亿日元(约680万元人民币)。

李金惠介绍,近年来,欧盟委员会先后发布了“迈向循环经济:欧洲零废物计划”“循环经济一揽子计划”,通过深化循环经济,推动产品、材料和资源的经济价值维持时间最大化、废物产生量最小化。

此外,新加坡提出迈向“零废物”的国家愿景,通过减量、再利用和再循环,努力实现食物和原料无浪费,并尽可能将其再利用和回收。

李金惠说,尽管这些国家的提法不尽相同,但核心是相似的,主要是为了建设一种新的经济体系和社会发展模式,从根本上解决自然资源瓶颈,以及废物处置对稀缺土地资源的占用问题。

排行

一月 一周
关注中循协官方微信
2017循环经济
展览会、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