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海云:垃圾分类大潮下,垃圾焚烧市场会萎缩吗?

来源:中国固废网 2020-07-29 14:27

在垃圾分类开展如火如荼的大背景下,垃圾焚烧市场空间会否受到冲击,得到了环境产业的广泛关注。在近日举办的2019(第十三届)固废战略论坛中,中国城市建设研究院有限公司总工程师徐海云分享了对新形势下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处理发展趋势的思考。

内地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发展现状

生活垃圾焚烧发电这几年发展的状况尤为迅猛,统计数据显示,我国2019年生活垃圾焚烧发电总能力将达到45万吨每天,当年投产运行规模超过8万吨,按照处理能力估算,焚烧比例已经超过70%。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数字。

徐海云预测,2020年的数据应该会往下走,2019年或将成为中国生活垃圾焚烧发电投入运行的最高峰。在《“十三五”生态环境保护规划》的目标中,2020年垃圾焚烧的占比是40%;在《“十三五”全国城镇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设施建设规划》中,提出的2020年生活垃圾焚烧能力目标是52万吨/日,全国城镇生活垃圾焚烧处理能力将占比50%以上,东部地区60%以上。对比当前的数据,可以说,2019年的垃圾焚烧数据已经全面甚至超额完成了2020年的目标。

生活垃圾焚烧发电为何得到快速发展?根本原因在于我国人口多,且能够适用于填埋的场地比较少。在此情况下,产生了国内大型垃圾焚烧厂的建设潮,包括9000吨/日的上海老港垃圾焚烧厂、4500吨/日的重庆百果园垃圾焚烧发电厂,这在全球范围内也是名列前茅的。对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国内很多不认同的声音。实际上,发达国家的主流观点倾向于认为,现代化的生活垃圾焚烧具有环境友好、气候友好的特征,是回收利用后的剩余垃圾实现最大程度回收利用、最小程度排放的重要方式。

瑞士是全世界最富有的国家,也是垃圾分类做的最好的国家。瑞士RAINER BUNGER教授针对瑞士家庭生活垃圾中金属单独收集的研究表明,在瑞士家庭垃圾分类中,通过家庭生活垃圾分类收集,年分类回收12000吨白铁铁罐,4500吨铝罐,而从垃圾焚烧厂的炉渣中回收的白铁类金属达到45000吨;铝罐达到12000吨;从各类家用电器单独收集年回收2500吨铜,从垃圾焚烧厂的炉渣中回收的铜达到6000吨。金属单独收集已经不再是有效的方式。

究其原因,我们生活产品越来越丰富,很多东西越来越难分出来。比如一件衣服的拉链,可能是铝的,可能是铜的,在源头分不出来。再加上劳动成本的提高,因此,瑞士专家感叹:金属单独收集以前是正确的,现在已经发生了变化。

生活垃圾分类对垃圾焚烧的影响

当前,全国正在轰轰烈烈开展生活垃圾分类,对于垃圾焚烧主要有几点方面的影响。

一是有害垃圾。有害垃圾是国内垃圾分类的短板,从环保角度来看,把有害垃圾尤其是含有重金属成分的有害垃圾分出来意义重大。但从量方面来看,上海的数据显示,有害垃圾只占生活垃圾的十万分之一。十万分之一的量,对于排放达标没有影响,因而分出来的目的主要是尽可能减少环境影响。但现在很多地方摆的有害垃圾桶显然是不实用的。如在机场里也有大的有害垃圾桶,但机场连打火机都带不进去,谁会在机场扔有害垃圾呢?一次开会在宾馆里看到有害垃圾清单,把口红、化妆品、涂改液、面膜都列为有害垃圾。大家知道,有害垃圾的收集和处理是按照危险废物的标准来的,成本几千元一吨。目前,在危险废物处理能力不足的情况下,这样的清单是不是社会资源的浪费?因此,有害垃圾可以定期定点收集并不需要设置垃圾桶,有害垃圾目录也应该尽可能少。

二是可回收物。这是垃圾分类收集的重点,可回收物的量较大。但也应该看到,我国的收废品产业发达,几乎所有可回收的都已被捡走,因此,垃圾分类后,这部分对于焚烧量影响,尽管从表观上可能有影响,但从现实上来看,影响程度不大。

当前,由于快递业发展快,一些人对包装垃圾量的增加很担心。这一点,我认为是杞人忧天。我国纸的消费量只有发达国家的三分之一;同时,居民对于纸的回收非常充分,绝大部分通过经济交易的方式回用。塑料也是如此,我国的塑料消费也只有发达国家的一半左右,回收量却远远超过了欧洲等发达国家。应该说,我国进入垃圾处理厂的垃圾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多资源待回收,回收潜力非常有限。

来自瑞士的研究,从生态影响角度看,生产使用塑料膜对生态造成的影响远小于食品生产和加工利用的影响。减少食品浪费具有更大意义,例如废弃480克黄瓜对环境的影响程度相当于小汽车行驶4.8公里,而制作使用1克保鲜膜的环境影响相当于小汽车行驶3米。由此比较可见,保鲜膜收集处理对环境的影响很小。瑞士沙夫豪瑟环境工程师和生态专家尼尔斯·琼布卢思认为有关包装的争议是一个虚假的命题,要减少对环境影响,更有效的途径是减少飞行、少吃肉、少开车。我们不能一面希望多消费,一面希望不产生垃圾。要过上美好生活,产生的垃圾必然会变多。

三是厨余垃圾。厨余垃圾要进行收集和利用的话,需要跨过五个台阶。第一个台阶是定点定时收集,第二个台阶是计量收费,第三个台阶是处罚偷倒,第四个台阶是经济负担能力,第五个台阶是要有足够的土地来接纳肥料。当前,有些地区说把生活垃圾中所有的厨余垃圾都分出来,但放到这五个台阶的标准之下,可能很少有城市能跨过这5个台阶,回收利用必须尊重市场规律,最终需求决定回收量。

现在,我们对垃圾分类常常有一个误区,就是简单化、绝对化,100分。但如果只把100分的学生定义为好学生,就几乎没有好学生了。例如,垃圾分类做得比较好的德国,分出来的厨余垃圾也只占厨余垃圾总量的四分之一;2018年法国的巴黎分类收集的厨余垃圾包括餐馆垃圾也才5000吨。

厨余垃圾的五个台阶中,经济问题尤为重要。若没有足够的经济能力,也很难维持下去。如在新加坡,2011年建成运行不久的300吨/日的厨余垃圾项目就倒闭了,为什么?成本太高。

因此,对厨余垃圾分类,我的建议是,根据需求量规划收集量,兼顾卫生要求需资源利用,此外,为真正愿意分的人来分提供服务,降低监管成本。

未来垃圾焚烧领域发展趋势

未来垃圾焚烧领域的发展,有很大程度要受电价政策的影响。如果电价补贴不能持续的话,那么垃圾焚烧发电在经济不发达地区将受到显著影响。

当前,电价补贴政策要变化,主要原因补贴资金确实存在缺口,怎么办?,可以将生活垃圾焚烧发电电价补贴总额保持基本不变的情况下,建立退出机制,让经济发达地区先退出,优先保障经济不发达地区生活垃圾焚烧发电补贴!现有的垃圾焚烧发电电价补贴政策的合理性就在于地区发展不平衡。现有的补贴方式是高效的、合理的,不仅培育出优质公司、促进了技术进步、也发展壮大了产业,使得垃圾焚烧发电像高铁一样具体走出去的优势与能力。

垃圾焚烧发电市场,城市已经开发得差不多了,但城乡一体化还有巨大的需求。以炉排炉为的代表的生活垃圾焚烧处理方向不会改变。和欧盟对比,我们的回收利用已经站在山顶,厌氧消化已经相当超前,焚烧处理还是短板。总之,垃圾焚烧发电前景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尽管有不确定性,但不用太过担心,没有猪肉吃的时候,一定会想起养猪;在垃圾处理不了时,自然会想起垃圾焚烧处理。

关注中循协官方微信
2019中国国际循环经济展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