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个发达国家纷纷发布禁令,迈出“限塑”行动重要一步

2021-01-07 14:34 浏览量:1987

近日,多个国家发布禁令,迈出“限塑行动重要一步。

韩国:2022年起将全面禁止从海外进口塑料废弃物

韩国环境部2020年12月24日表示,韩国计划通过减少塑料产品的产量和提高回收率,来减少塑料垃圾。计划到2025年,韩国将塑料垃圾减少20%,并将废塑料回收利用率从目前的54%提高到70%。

据报道,韩国环境部表示,将从生产阶段开始逐步减少塑料使用,并将已使用过的生活塑料垃圾重新用作原料或从中提取石油,从而提高塑料制品的回收利用率。

韩国计划到2025年,将塑料容器占整体容器比重从目前的47%减少到38%,以减少塑料容器生产和使用。为此,政府将与有关行业沟通,根据各行业特点调整目标。

韩国环境部还表示,到2030年,所有企业将完全禁止一次性塑料袋的使用。此外,2030年塑料造成的温室气体排放将减少30%。而到2050年,石油塑料将完全被生物塑料取代,为无塑料社会奠定基础。

另外,韩国从2022年起,将全面禁止从海外进口塑料废弃物。

日本:2020年1月起限制塑料垃圾出口,促进国内循环利用

针对塑料垃圾,日本一直采取出口国外的方式处理。但将于2021年1月1日生效的《巴塞尔公约》规定,应限制脏塑料瓶等难以循环利用的塑料垃圾的出口。日本是该公约的缔约国之一,这迫使日本寻求于国内循环利用塑料垃圾。

据日本共同社2020年12月27日报道,塑料垃圾出口国外后,可能会因未妥当处理而导致接收国海洋污染。因此,《巴塞尔公约》作出了上述规定,限制这类垃圾的出口。

据报道,2020年10月,日本环境省发布了塑料垃圾出口管制对象的具体标准,对象包括附着食物残渣及油渍、污泥的塑料垃圾,未进行剪断和粉碎处理等的塑料垃圾。若未得到对方国家的同意,这些塑料垃圾将无法出口。

报道指出,和美国、德国一样,日本是塑料垃圾出口大国,2017年出口量为143万吨。在一些国家禁止进口塑料垃圾后,日本的塑料垃圾出口有所下降,但2019年仍有90万吨需出口。报道引述分析指出,日本今后将有一定数量的塑料垃圾无法出口,环境省警惕其会滞留国内。

为此,日本政府将加紧完善国内循环利用体系。对于家庭塑料垃圾的统一回收循环利用,政府考虑除食品托盘等包装容器外,还加上玩具等制品,将增加统一回收循环利用的总量。政府还将推进办公室及工厂废弃材料等的资源再生处理,计划向下届国会提出相关法案。环境省高层期待称:“今后必须在国内促使塑料垃圾形成资源循环,投资将流向循环利用产业。”

不过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日本国内循环利用企业的现状十分严峻。把塑料垃圾加工成搬运作业用台架的千叶县富津市公司“MMPlastic”因国内经济停滞,每月销量跌至往年的二至三成。社长森村努强调,希望政府出台支援措施,推进循环利用商品的购买。

澳大利亚:积极寻求提高回收能力的措施

近日,澳大利亚议员特雷弗·埃文斯在社交媒体上透露,随着中国向多种澳大利亚商品实施贸易进口禁令,澳大利亚政府宣布推动可再生废物出口禁令,新立法禁止未经加工的塑料、纸张、玻璃和轮胎出口,通过联邦和州政府合作发展国内回收设施,并鼓励企业使用回收商品。澳大利亚环境部长苏珊·莱伊(Sussan Ley)指出,他们期待通过中国禁令的教训,抓紧经济机会变革回收行业,并减少污染世界海洋的问题。

新立法推动前,中国在2018年禁止进口24种废物,这项举措直接造成澳大利亚积压大量废物,可回收废物也被运往垃圾填埋场进行处理。中国此前购买澳大利亚约30%废物出口,而禁止进口的主因是担心部分从海外进入的材料被过度污染,并对环境和公共健康造成威胁。中国的禁令促使澳大利亚重新考虑如何处理其国内废物。澳大利亚每人每年生产近300万吨废物,并且回收率相对较低。根据官方数据显示,2019年约有60%的废物被回收。

澳大利亚在2019年也向海外出口450万吨废物,主要销往印度尼西亚、印度、越南、中国、孟加拉和马来西亚。新立法从2020年1月1日起禁止出口玻璃,随后于2022年禁止塑料和轮胎,2024年则禁止纸板出口。澳大利亚政府也在寻求提高回收能力,正在计划向价值1.9亿澳元的项目投入6亿澳元,并且得到州政府和私营部门的支持,以开发用于分类、处理和再回收废物的设施,该倡议有望制造出10,000个就业机会。

莱伊表示,执行出口禁令有助于保护环境并促进就业,她认为出口禁令向民众和企业发出强有力的信息,也就是对国家内的废物承担责任,抓住改变回收行业的经济机会,并停止将废物问题发送到海外。她说道:“通过如此执行,我们能在污染世界海洋中数百万吨的塑料中发挥作用。”

代表废物管理企业的澳大利亚废物和循环工业委员会也对出口禁令表示欢迎,并表示这可能有助于提高家庭废物的循环利用和回收率,但强调政府也应该考虑采用激励措施,鼓励使用回收商品,像是对新的塑料废品征收关税,或是对回收的废物塑料企业进行退税。委员会首席执行官罗斯·雷德(Rose Read)向新加坡海峡时报(Straits Times)透露:“我们认为该立法是发展澳大利亚资源回收部门和回收率并创造商机的机会,但还是必须有一项经济激励措施来增加对再生塑料的需求。”

环保组织在很大程度上也欢迎该立法,但敦促堪培拉政府和澳大利亚各州政府采取更多相应措施,以避免不必要的材料使用,特别是塑料袋和餐具。澳大利亚海洋保护协会则表示,该立法不会减少流失到海洋的塑料。其发言人古考(Shane Cucow)说道:“要真正应对澳大利亚的塑料污染危机,我们必须制定削减塑料包装的目标。我们需要一个全国性的框架,以消除对海洋野生生物最致命的塑料威胁,像是塑料袋、吸管、塑料餐具等等。”

澳大利亚部分州政府正在考虑禁止一次性塑料,首项相关禁令将于2021年在南澳大利亚州开始实施。州政府表示,将首先禁止餐具和吸管,然后再将该措施应用于外卖容器,咖啡杯和提包。中国的禁令促使澳大利亚对如何处理其废物进行了重新思考,并导致采取行动建立了更加自力更生的部门。


排行

一月 一周
      关注中循协官方微信
      2019中国国际循环经济展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