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glish|工作邮箱

中国循环经济协会

“装树联”风暴深度影响垃圾焚烧发电行业

来源:华夏时报2017-09-04 11:37

曾经屡屡引发邻避运动的垃圾焚烧发电厂,如今正在经历环保部掀起的“装树联”风暴。

所谓“装”是要求所有垃圾电厂依法安装污染源自动监控设备,实时监控排放信息;“树”则是在便于群众查看的显著位置树立显示屏,把这些监控到的数据实时向社会公开;“联”是要求企业的自动监控系统要与环保部门联网,从而便于环保部门执法监管。

“‘装树联’的工作不是将来的事情,而是现在的事情。我们有五个收购的循环焚烧厂,工艺比较落后,一氧化碳等指标达标难度比较大,但指标不达标环保部门又不答应。所以只能采用先进的炉排炉技术进行改造,需要2-3年时间,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阵痛。”8月25日,在2017(第五届)城市垃圾热点论坛上,浙江旺能环保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旺能环保”)总裁管会斌表示。

按照行业平均水平,一个规模为1000吨/日的垃圾电厂一年的收入约为9000万元,旺能环保的5个垃圾电厂如果严格按照环保要求停产改造2-3年,损失将达数亿元。

不过,上海康恒环境有限公司康恒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白力告诉记者,“装树联”总体来讲有助于淘汰落后老旧产能,对排放达标的垃圾电厂来讲是件好事。“装树联”后,随着监管力度趋严,以前愈演愈烈的低价竞标情况也将有所缓解,有利于行业良性竞争。

选址尴尬

垃圾电厂是近十年来悄然兴起的一个热门产业。以江苏某1000吨/日规模的垃圾电厂为例,固定投资约为4亿元,每年的垃圾处置补贴收入约为2000万元,供电收入约7000万元,供热收入约9000万元,扣除人力成本、财务成本等,基本上3年就能收回投资。

不过,随着国家对垃圾焚烧发电的环保要求越来越高,垃圾电厂也在面临新的挑战。

“过去垃圾电厂建起来的时候都是老的标准,而现在新的标准则已经‘无限接近’欧盟标准了,这对我们这样从业十年的企业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管会斌说,“环保追责也越来越严,今年中央专门安排了一次针对垃圾电厂二噁英排放的循环地毯式交流检查,中央环保督察也进行到了第三批。无论是中央督察组的严厉程度,还是地方政府的重视程度,包括采取的一些激进措施,都给企业带来了很大挑战。”

还有,国家现在提倡“城乡统筹,区域共享”,生活垃圾处理设施共享共建。但现实中会遇到问题,垃圾电厂进入哪个地方,哪个地方的政府就要多付出一部分费用,包括土地成本,而且还要面对“污染物异地转移”之嫌,因此项目所在地的政府和群众往往很排斥。

“我们好不容易规划了一个日处理1000吨的项目,但项目所在地的县城只有160万人口,收集下来的垃圾每天不到300吨。周边几个县都没有垃圾电厂,我们想把它们的垃圾收集过来一并处理,但项目所在的县却说这是主权问题不可以谈,请市里面做协调也不行,所以我们只好让这个电厂开开停停。”管会斌说。

“装树联”风暴

近年来,因垃圾焚烧项目引发的邻避运动越来越多。2009年在广东番禺,2013年在广东花都,2014年在浙江杭州,2015年在湖北武汉,2016年在陕西蓝田,2017年在海南万宁都曾经发生过居民抗议垃圾焚烧发电项目的事件。

究其原因,与垃圾电厂信息公开程度低、排放不透明有一定关系。自然之友零废弃基金负责人田倩曾向记者表示,根据《国家重点监控企业污染源自行监测及信息公开办法(试行)》的规定,国家重点监控的企业应将自行监测工作开展情况及监测结果向社会公众公开。但在她调查的全国104座垃圾焚烧厂中,仅有77座通过各省市级企业自行监测信息平台进行信息公开,落实远不到位。

今年4月20日,环保部印发《关于生活垃圾焚烧厂安装污染物排放自动监控设备和联网有关事项的通知》(环办环监〔2017〕33 号),并于4月24日组织召开全国视频会,要求垃圾焚烧企业于2017年9月30日前全面完成“装树联”三项任务。

6月22日,环保部副部长翟青到安徽省相关垃圾焚烧企业实地调研时提出,要持续推动垃圾焚烧企业提高环境管理水平,紧盯“装树联”这个着力点,不折不扣地坚决抓落实。

“只有通过精细化的环境管理,全面及时地公开监测信息,接受公众监督,才能最终赢得大家对垃圾焚烧行业的认可与信任。”翟青说。

低价竞标趋势扭转

“此前垃圾电厂也在为达到稳定排放不停地完善自己,为什么‘装树联’工作又要再次翻牌呢?这恰恰说明我国垃圾电厂在技术和管理运营上还存在一些不完善的地方。”上海环境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工程师秦峰坦言。

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固体废物处理与环境安全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副主任刘建国也表示,很多垃圾电厂虽然检测的时候能够达标,但很难做到持续、稳定的达标。“最近住建部对国内垃圾电厂做了一次诊断评估,确实问题还是比较多,这也是为什么要进行‘装树联’改革,这个必要性是存在的。”他说。

锦江环境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王元珞表示,其实大部分垃圾电厂还是能够符合“装树联”的要求的,很多电厂过去就有在线监测设施,只不过连接的都是当地环保部门的网站。“装树联”的要求则是不仅连接当地环保部门,还要把数据上传到环保部的平台。

“可想而知,到时候所有真实数据全部上传到环保部的平台,而且在线监测都是第三方服务的,厂里面是没有能力打开的,你怎么可能作假?企业只有非常认真地做,努力实现达标排放。”她表示。

目前,“装树联”风暴已经开始影响垃圾焚烧项目的中标价格。此前,垃圾焚烧项目普遍存在低价竞标倾向,垃圾处理服务费一度下探到18元/吨。8月18日,海南省屯昌县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项目发布中标公告,预中标的日常垃圾处理服务费已回升到80元/吨。E20研究院国际发展部负责人潘功表示,这在某种程度上是垃圾焚烧价格的理性回归,这有助于行业良性竞争,而这一趋势与9月30日前即将完成的“装树联”颇有关系,政策对市场的约束及调控初现成效。

专家观点

关注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官方微信
微信订刊享优惠
2017循环经济
展览会、论坛